只有这样这个行业才能健康发展

时间:2018/11/23    点击量:

  文章导读: 新年伊始,关于奶农、奶企杀牛倒奶的新闻层出不穷。尤其是视频新闻中,奶农眼里噙满泪水将鲜奶倒进下水道的画面直击人心。

  新年伊始,关于奶农、奶企杀牛倒奶的新闻层出不穷。尤其是视频新闻中,奶农眼里噙满泪水将鲜奶倒进下水道的画面直击人心。

  “啥时不再出现‘倒奶’这样闹心的新闻”、“社会主义为什么要倒牛奶”、 “中国奶殇”、“乳业国土‘沦陷’”……一时之间,全民围观“倒奶”,中国乳业再次被置于风口浪尖之上。

  1 月9 日,河南省新乡市一养殖小区挤奶厅,奶农把卖不掉的鲜牛奶直接倒入下水道。

  1月7日,农业部紧急下发通知,要求各级地方畜牧兽医部门迅速行动起来,采取有效措施,全力以赴协调处理“卖奶难”。

  “农业部颁布救助措施后,企业不再拒收或限收我们的原奶,也不会轻易关掉鲜奶收购站。但是从去年年中开始,养牛卖奶就是赔钱的生意,今年我一定要转行。” 河北的一名奶农王兵说。

  王兵告诉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,他从事奶牛养殖5年了,他的奶牛场每天产原奶3.7吨,但是目前乳企只按照合同规定的产量和价格收3吨原奶,其余700公斤只能以2.5元/公斤的低价格处理掉。

  山东的一位奶农接受《中国经济周刊》采访时表示,在媒体大范围报道山东、河北发生倒奶杀牛事件后,在相关部门的协调下,情况已经有所改善,但是目前行情太差,“2013年是奶荒,企业都是全额收奶;现在是奶剩,一半全额,一半议价,我现在都不敢给奶牛吃好草好料了,多产奶反而成为头疼事了。”

  “以前的饲料成本是如今的1/3,一年下来还有利可图。如今,不但要承受不断上涨的养殖成本压力,同时生鲜奶收购价还一落再落。刚接到通知,每公斤生鲜奶的收购价又下降了0.15元,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吧。” 1月26日,王兵接受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采访时说。

  据奶农们介绍,2013年奶荒时,奶农有多少奶,企业就收多少,当时原奶价格是每公斤4元左右,奶农收益增加,于是都加大投入养殖,原奶整体产量增加,随之而来的是竞争激烈,价格下降。2014年,每公斤原奶的价格降到3.6元,超出合同收购量的则按照计划外价格1.5元/公斤收购。但是,一头牛每天的饲养成本都在60元~70元,显然是亏损的。

  1月中旬,飞鹤集团陕西飞鹤关山乳业有限公司(下称“飞鹤关山”)将来自千阳奶业合作社8.74吨的牛奶倒进下水道的新闻,让全民围观“倒奶”进一步升级。

  飞鹤乳业负责人对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表示:“早在去年8月我们已经和奶业合作社打过招呼,将逐步降低牛奶收购,但基于对奶农切身利益方面的考量,我们仍继续收购合作社的牛奶,企业这样做是付出了巨大的成本的。”

  飞鹤乳业告诉《中国经济周刊》,飞鹤关山按照之前的协议价格收购奶农们的牛奶,这样做是为了不让奶农利益受损,但这些牛奶不会用于生产,最终还是倒掉,是因为这些牛奶不符合飞鹤收奶的要求,只能用这种办法处理。

  “以飞鹤牧场目前的饲养状况来看,每头牛每天的饲料有100多块钱,通过科学的计算和配比饲料,能够使奶牛的产奶量、干物质含量、蛋白质和体细胞含量远高于欧盟标准,挤出的奶直接可以饮用。但是对于散户的奶农来说,他们提供的原奶很难达标,加上无法储存且无法饮用,只能采取倒掉的老办法。”飞鹤乳业对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表示。

  记者了解到,目前国内奶牛养殖模式分为散养户、养殖小区、家庭牧场和规模化牧场四种类型。据行业统计数据,我国原奶年需求量在4000万吨左右,散户奶农提供的原奶约400万吨,仅占市场份额的10%。散户奶源在养殖市场上处于弱势位。目前,中国的大乳企如伊利、蒙牛、光明一方面自有牧场的份额不断增加,另一方面不断进口国外乳制品,对于散户的鲜奶其实需求量有限。

  “发生倒奶事件后,不要一味地指责企业不作为,还要根据实际情况进行分析。”乳业分析师宋亮对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表示,他认为政府出面使得倒奶现象暂时得到一定程度的缓解,但是目前乳企普遍面临存货高企、资金承压的尴尬情况。

  公开数据显示,2014年伊利股份收奶量较2013年增加近50万吨,同比增幅逾15%;2014年上半年,蒙牛奶存货量折合现金约为44.6亿元,与年初25.8亿元相比,增长72.9%。

  “政府为了保障奶农的利益,要求乳企继续收奶。而乳企收完了奶以后,又不能马上卖出去,对于企业而言,只有入库,库存多了,需求量自然少了,又会造成其价格进一步下降。”宋亮表示。

  显然,“倒奶”现象是在整个生鲜奶行业“过剩”的背景下,企业与奶农之间的常见矛盾,但是谁也没想到,种种困状见诸媒体之后,形成了一种全民围观的黑天鹅效应。

  尤其是在微博、微信等平台上,“谁动了你的早餐奶”、“中国奶殇”等自媒体撰写的文章在持续发酵。

  乳业专家雷永军对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表示,“看着这些来自银河系的神总结,作为业内人士,真是看不下去了。”例如一些文章利用我国上世纪60至80年代教科书中,批判资本主义国家在经济危机中,把肥猪、鲜奶成批倒入大海,宁可造成巨大浪费,也不愿给饥民解困的内容在人们脑海中留下的鲜明烙印,把本次“倒奶”的原因总结为,欧洲和澳洲等奶牛养殖场奶牛数量增加,争夺了中国奶牛养殖业的市场,有的还和新西兰干旱、中澳贸易大单等新闻进行各种牵强附会的联系。

  “那是在物质极其匮乏的年代浪费食品的典型事件。其实倒奶不是新闻,在平面媒体时代,这种新闻传播效应有限。但现在是自媒体时代,防不胜防,每一个信息都可能产生黑天鹅效应,无限次放大倒奶的后果,无限次精简倒奶的原因,加上不断有人评论,导致普通事件升级,并不断传播,以至于形成‘奶殇’这种新闻的产生。”雷永军说。

  2008年底,欧盟宣布全面开放乳业市场,并逐步降低奶农补贴。2009年,由于奶价下跌,欧洲奶农发起了声势浩大的抗议活动,比利时的奶农甚至将牛奶用洒水车洒到田地里以示抗议。直至2012年,欧洲奶农们的倒奶行动仍在进行。

  雷永军向记者表示,尤其是很多公知把倒奶现象看成中国乳业最大的危机,还总结为第一是中国奶牛业养殖水平低,第二是国际产量提高了导致中国奶农不得不倒奶、杀牛哭鼻子,还让乳企也成为千夫所指的罪人,“这些经过发酵的新闻真是不利于行业的健康发展,而且再一次把中国乳业形象进行了妖魔化。”雷永军感慨道。

  倒奶,在发达国家也屡见不鲜。2014年12月,欧洲奶农在欧盟委员会大楼门口,倾倒牛奶,抗议奶价连续数月下跌。

  中北蓝海FMCG品牌营销策划机构首席项目运营总监王子恒认为,国内这一轮的杀牛倒奶风波是多方因素综合发力使然,一方面是上游奶源供应量持续增量,另一方面是消费相对疲软。国内鲜奶源乳品加工企业的原奶消化量骤减,这样势必引起连锁反应,导致出现低价收购奶农原奶,甚至拒收,让奶农无奈只得采取杀牛倒奶的做法。

  山东奶业协会会长张志民调研发现,这次倒奶事件中受害最深的显然是奶农,因为奶农是乳业链条最弱的一环,话语权完全掌握在乳企手中,加上租地、用工、上设备和能源环保等成本增加,奶农利润和生存空间进一步遭受挤压,这体现出来的是乳业经营体制存在问题。他建议,乳品加工企业与奶农未来还需加强合作,才能做到风险共担、压力共享,只有这样这个行业才能健康发展。

  乳业专家宋亮认为,要想帮助奶农,必须由政府牵头,从上而下对整个产业链进行梳理和改善。“显然,在这次风潮中,成熟企业对奶源质量的把控能力大大增强,受的损失较小,大型牧场即使受影响也会小很多。受伤最深的是谁?显然是个体化养殖的奶农及部分养殖小区。但从目前的混乱局面来看,单独从奶源或消费市场去采取措施,都是头疼医头脚痛医脚。现在需要系统性地,从完善产业链的角度去开药方。”宋亮说。

  西方有句谚语,“别为打翻的牛奶而哭泣”。正如飞鹤乳业对倒奶的总结一样,“在经济新常态下,要解决奶的问题,必须通盘思考、系统化解决,理清乳业发展的脉络,实现农业、牧业、乳业整个产业链上的各个环节统一管理、协调发展。中国乳业也在经历市场竞争优胜劣汰的结果,这也是整个行业转型和升级的必经之路。”



商贸中心 | 生态农业 | 旅游度假

电话 / Tel:0750-64110871
邮箱 / E-mail:秒速牛牛平台@admin.com
地址 / Add:广东省广州市番禺东路0898号

©Copyright 2002-2011秒速牛牛平台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 网站导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