况且那些工人的耳朵尚没到连猪叫和锅炉声都无

时间:2019/03/18    点击量:

  “苏教国际杯”江苏省第十八届中学生作文大赛(初中组)收官!全省经过层层选拔的六百多名学子现场决赛。我区教育局获优秀组织奖!我区育才中学获优秀团体奖!我区选手取得优异成绩!

  从名分上讲,我是一只肉猪,在那些没有理想、浑浑噩噩的村民眼中,我应该乖乖待在猪圈里,吃饱了睡睡饱了吃,等待几年后的某个冬天被腌成一块腊肉。

  我厌恶这种被设置的生活,厌恶那些想要设置我生活的人,更厌恶那些对被设置的生活安之若素的同类。因为他们不懂我,根本不!我从此对那一米高的猪栏视若无物,鱼雷似的冲出,听到身后气急败坏的咒骂声,我就有逃跑的快感;但我更爱跳上猪圈的房顶。我无视人们的无可奈何,静静地,凝视着蓝天白云发呆,却总感到寂寞。

  直到我四五岁的那一年,又有一批知青来到这儿。其中有位少年,大概才十四五岁的模样,留着板寸,眼睛不大但黑溜,憨憨地透着幼稚。他和其他知青一样很宠我,但又不像他们只是抱着好玩儿的心情。他喂我细糠米熬的粥,甚至不顾自己虚长十几岁的事实,唤我一声“猪兄”。

  后来我知道了,他是王小波。这个看起来不太机灵的孩子,有着与别人很不一样的想法。他经常与我一起爬上猪圈的房顶,盘膝坐在我身边,陪我看罢天高云淡、尘寰消长。

  我凝视着他黑亮的瞳仁,里面清澄地倒映着两个小小的我。我哼哼两声,不予答复,跳下房顶。他也从不愠怒,只是朝我的背影大喊,记得玩够了再回来!

  再到后来,那些村民竟说我模仿锅炉声扰乱了糖厂秩序,还为此拿火药和步枪来杀我。真是荒诞至极!不过娱乐娱乐,况且那些工人的耳朵尚没到连猪叫和锅炉声都无法区分的地步,竟严重到杀生?我再无法继续忍耐他们的愚昧、贪婪,轻蔑地扬长而去。

  逃后小半年,我在甘蔗地里又赫然遇见他。说不出他的脸上的表情,欢欣、惊喜又或是什么。但我却习惯性的后退了。他一刹那的失望和悲伤令我后悔了一生。

  可他却忽又换上了憨憨的笑,双眸依旧清澈,说猪兄,我同意你对居心叵测的人怀有戒心。以后,珍重。这一次,换我凝望着他的背影远去。



商贸中心 | 生态农业 | 旅游度假

电话 / Tel:0750-64110871
邮箱 / E-mail:秒速牛牛平台@admin.com
地址 / Add:广东省广州市番禺东路0898号

©Copyright 2002-2011秒速牛牛平台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 网站导航